人文行走 文港歸來
發布日期:2019-3-26 12:41:09,來源:中國銅都德興網,編輯:駱愛琴,轉發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zvfxss.live
  • 關注“銅都網”
  • 微信
  • 20877
    閱讀

縱使長久的離別是一條忘川之河,也必然有讓內心臣服的堤岸將我渡回——就像我在上饒漫不經心用手戳一塊屏幕,一篇關于文港尚書泰平鼓的微信偶然彈跳出來,便毅然決然拽著我的情緒,跨過記憶的門檻,沿一條倔強的時光堤岸,重泊他余溫未盡、又添新暖的懷抱。

尚書泰平鼓——那是怎樣一幅宏闊的場景?一百只大鼓抬上腰高的鼓架,沿村莊和田疇一圈圍開,紅木漆的鼓身,黃牛皮的鼓面,兒臂粗的鼓槌,擊鼓之人,金盔銀甲,凝神肅容……“咚咚,咚咚”,一輪鼓響,勢如虎嘯,聲震林岳;“咚、咚咚,咚、咚咚”,二輪鼓響,狀若驚雷,山河動容;“咚嗒咚咚,咚嗒咚咚”,三輪鼓響,宛如潮涌,萬馬奔騰……這是大地詮釋生命的雄渾顫音,更是攜帶文港人心氣勁兒的人間絕響,在天地間久久激流涌蕩……

去文港,跨上橫亙在村頭的那道門檻般的淺弧嶺,路的走勢更像一個大寫的“卜”字:一條新修的寬坦主干道直直向前,將村莊深情地掛在右側;一條窄仄的柏油岔道經一片水口林斜斜插入村莊,又細分為縱深交錯的石巷道,將屋舍細密織縫在一起。被時光淘洗出的200多戶人煙,用凌亂卻倔強的長勢圍簇成一個詩意汩汩的半月型,一幅耳鬢廝磨的樣子。一條繞村游走的溪流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,水勢輕緩,清波蕩漾,帶著山村樸素和靦腆的氣質,將村莊摟在臂彎。溪對側,一脈矮山拖沓徐行,山上禁伐的天然闊葉林已然多年,葳蕤的長勢下,濃密的樹蔭就像一朵綠云疊著一朵綠云,直至溢出堆疊在溪面上,又被粼粼水波揉碎帶走。如果是晴天,天空會披一襲藍布衫,無所事事的陽光撥開云朵的花瓣,在村莊上空探頭探腦,曬得村莊嗶啵作響,也曬得影子無處可逃。赤裸而膨脹的光芒過于熱情,將巷道打掃得干干凈凈,把村莊全部還給了純粹的明亮。要是下雨,風推搡著風在巷道奔跑,一幅大大咧咧的模樣,雨追趕著雨從天空墜落,踩著細細密密的腳步,帶著明顯的鄉村口音和鄉間韻味。

“文港,文港,文港……”我的兩片嘴唇在這美好的名字上摩挲,帶著輕輕的顫悸和微微的暖意。“文化”“文明”“文脈”……“文”是他的質地(曾經的);“河港”“海港”“港口”……“港”是他的狀態(亦是曾經的)——這是多么完美的詞補結構?以“文”立村,可見文脈之厚重綿長;達“港”效應,可見文風之鼎盛燦爛——“文港”之名已然向時間招供了他懷揣已久又全部還給時間的更多秘密:他的興盛,他的衰敗,他的存在,他的失去,他的榮光,他的委屈……這是文港村富庶的時光窖藏。

據考證,“文港村,古稱15都,南唐昇元(李煜之父年號)二年(公元938年),文港村作為南部鄉的一部分始開始建村,由樂平劃歸德興管轄。”后來分分合合、拆拆并并,一千多年的深重步履,就縫綴在幾個轉折間。但能篤定,文港村的李氏大姓源出南唐李氏——李家的血脈,通過數十代人的輾轉接續,在時今文港李氏的脈管依然漿涌;李家的文氣,以口口相傳的方式,在代際減損中仍然倔強綿延;李家的文明,于恒升日月的朗照下,在這捧沃土間周而復始、循環反復。這讓我不會懷疑他對時光的純熟駕馭——把先祖的恩賜緊緊抓在左手,將三門亭、李泰墓、文港石鼓、李氏太古井、尚書祠墻角等古跡修繕保護起來,將尚書泰平鼓等更多傳古至今的村俗文化挖掘開發出來,將村莊和李氏的往日榮光努力重現出來;再把時代的際遇牢牢握在右手,乘著秀美鄉村建設的東風,爭取并投入數以百萬計的資金,將潦草的河堤修整得瓷實,將凌亂的門楣拾掇得妥帖,將缺位的廣場、公園、館所、亭臺等如春天的花朵催放……藉此披上一襲最美的時光羽衣,再走出一條汲古通今向未來的康莊大道。

我似乎可以篤信,而今的文港人,已經學會了將時光作最理性的剪裁,并將自己的身體作最完美的分配:以血質承繼先人的秉性與文化,把肉身交付給日漸氣派的洋房,用靈魂親近更多的山水詩意,幸福感堆砌在日趨美好的村莊里,心思想著更多村外的大事小情,目光既回望歷史更盯著未來,交疊的足跡則印布在來去通達的柏油路上。


  •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新聞熱線:0793-7588269
  • 廣告熱線:15270541029 林總
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