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興暖水古城 :一首悠遠的老歌
發布日期:2019-6-25 10:57:06,來源:中國銅都德興網,編輯:,轉發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zvfxss.live
  • 關注“銅都網”
  • 微信
  • 1662
    閱讀

德興暖水古城一首悠遠的老歌文|春華  先庸


  前言  

暖水,古屬德興縣二十都轄地。

暖水舊稱暖川,因此地故有一股溫泉終年不竭川流不息而得名。約明代時期,暖川有才士認為:川義廣袤,暖水溫潤固然,卻不足以暖百川,稱為暖川似有托大不謙之嫌,與此地百姓一貫低調的性格顯然不搭。不如干脆直接命名暖水,不僅名副其實,而且一個水字更能體現暖水人善納包容的性格。至此,暖川易名暖水。

暖水村有著極其豐厚的人文積淀,溯其歷史,可以直追隋唐。據暖水現存完好的《暖川祝氏族譜》記載,當地祝氏一世祖祝約,為南唐光祿大夫,為避戰亂,由浙江江山徙至暖水,其時,暖水已經蔚然成村,村巷里弄,雞犬安然,沃野披金,男力稼穡,女織機杼……

迄宋代,暖水一地繁華鼎盛,車馬喧嘩,市井鼎沸,形成了“城內數千戶,城外八百戶”的壯觀盛景。繼而,暖水出現了一大批名士達官,如宋元時期不為忽必烈所誘的祝泌、明代太仆寺少卿祝孟獻、以及稍后那位一字千金的大書法家祝世祿……這批人的出現,不但直接提升了暖水在當時的社會影響,更直接推動了暖水的文化經濟的進步。在《暖川祝氏族譜》保存完好的暖水城圖中,偏安一隅的暖水城里擁有大量的官邸豪宅,如太守第、參軍第、解元第等等,舉不勝舉。尤值一提的是,就這么人口不過數千的暖水城,竟有著安堂、環溪兩座書院。由此可見,暖水擁有多么值得驕傲的歷史!也正因如此,盡管暖水后來遭遇頻繁兵燹戰伐,大量暖水人不得不舉家外遷,造成了暖水人丁漸次凋零的后果,但留守下來的暖水人,卻始終沿承了暖水先賢們掀起的尚禮崇文和耕讀傳家的良好風尚,并將這些風尚轉換成固有的地方習慣,造就了今天這種文明、謙讓、和善、友愛的暖水現象。

斯時已去,斯情猶存!暖水千百年延續下來的這些優良傳統將會被暖水人永遠傳遞下去。可以想見:擁有著無限青山秀水和深厚文化傳承的暖水人,必將再鑄輝煌,暖水人,將踩著先賢們的光輝足跡,走向一個又一個光輝燦爛的美好明天!

暖水古城墻

暖水古城應始建于宋代或更早,明代正德十一年因城墻倒塌重修,為暖水歷史發展進程中偉大的一座豐碑。嚴格說來,一座暖水城墻,不僅僅是暖水輝煌的見證,在某種意義上,它還可以被視為是德興甚至是整個饒信的一種榮光。自古以來,城墻素來為城市的標志,而暖水不過一村一隅之地,竟建有如此一道巍峨雄壯的城墻,這種現象,便是整個中國也不多見的。

遺憾的是,由于欠缺更多的歷史文獻資料佐證,今天已經我們無法準確描述暖水城的當時繁榮程度。然而,很幸運,通過這張《暖川祝氏族譜》保存的下來的城圖和幸存的古城墻遺址,我們仍能想象的出古暖水城的大致盛況……

官邸、書院、商街、牌坊……這些就是有關這座城墻的過往了,除此之外,透過這張城圖上的高大城墻與箭垛,我們還可以看到,暖水城還經歷過一次次戰爭。而且,正是因為那頻繁的戰伐兵燹,大批暖水人不得不含憤舉家遷徙,離開了美麗富饒的暖水城,致使暖水城無奈地從繁榮走向了衰弱。

 名人  

(1)     不為忽必烈利誘的祝泌

祝泌,暖水人,南宋哲學家,咸淳十年(1274)進士,以精通《周易》而聞名于世。所創《觀物篇解》的周易學術理論至今仍為業內奉為經典,宋恭宗趙顯曾為其告老后的住宅欽賜“觀物樓”匾額。南宋滅亡后,元世祖忽必烈慕祝泌盛名,幾番派人央請并許以高官厚祿,要其參與創建“陰陽學”機構。但心懷故國的祝泌絲毫不為所動,以“家中父母垂暮,為人子者安敢不顧,況乎余素奉天道,豈能違天行事”為由,拒絕從元,退隱回暖水,將滿腹才華報效于桑梓。

在暖水城圖上,標有泌公祠的祠宇即為祝泌子孫為銘記先人功德而建。

(2)     祝孟獻

據《暖川祝氏族譜》載,暖水一地僅祝姓者封官拜爵者便不知凡幾。這點從暖水古城里居圖上也得到印證,在古城圖的眾多官邸中,不包括進士、解元等府邸,僅有史可考的官秩名就多達十五個之多。

祝孟獻,為明代的時期一名卓有建樹的官員。

祝孟獻(1344—1412年),暖水人,少年睿智,聰慧過人,詩文書畫無一不精。青年薦舉,明代洪武二十二年(1389年)任南太仆寺少卿(正四品)。建元三年(1401),受建文帝所派,祝孟獻與端木智、陸颙、章謹等人一道,出使朝鮮,專門為朝廷購置良種戰馬。而且,由于時處明代緊張時期,為保障馬匹的輸送,身為朝廷專司掌馬最高長官的祝孟獻,被建文帝委任朝鮮特使,常駐朝鮮,之后源源不斷地為大明王朝輸送了大量優秀戰馬,立下了不朽功勛。

尤值一提的是,據史載,祝孟獻入仕未經科舉考試,而是通過薦舉形式入朝為官。所謂薦舉,即我們所了解的群眾推選,若非少年英才出類拔萃者,絕難蒙此殊榮。引以為傲的是,祝孟獻做到了,而且,被薦舉后,祝孟獻的出色才華進一步得到了施展,在此后的仕途中扶搖直上,在四十五歲時晉升為正四品銜的南太仆寺少卿官職,既報效了國家,又豐耀了門庭。

(3)     祝世祿

在暖水歷代重要人物中,祝世祿無疑是最富有傳奇色彩的一個人物。

祝世祿,字世功,暖水人。萬歷十七年(公元一五八九年)進士,考選為南科給事。歷尚寶司卿(正五品)。耿定向講學東南,世祿從之游,與潘去華、王德孺同為耿門高弟。世祿工詩,善草書。著有《環碧齋》詩集三卷,尺犢三卷,及《環碧齋》小言,均《四庫總目》并傳于世。

在上饒以德興為中心的周邊縣市中,有關祝世祿流傳著太多傳說,相傳其為水星下凡,自幼便有種種異稟,最普遍的說法是祝世祿的書畫作品具有驅火避火之效,相傳祝世祿后人就留存一幅祝世祿真跡,并且,這幅書畫在解放前就曾被遭火災的親鄰借去,果真阻止了火勢的蔓延。據祝世祿的后人稱,該畫作已于文革前捐贈給了德興縣博物館。

祝世祿的書畫作品是否真的具有驅火避火之功我們已經無從可考,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,現今祝世祿傳世傳世的每一幅作品都在書畫市場上被拍出了天價。這也就是說,至少,祝世祿的書法在中國書法史上是占據了一定地位的,他的書法筆墨酣厚,下筆沉著痛快,貌似拙筆,卻顯凝練、純凈,章法大小錯落,欹正相參,變化十分復雜。據稱,八大山人朱耷的書法就明顯受祝世祿的很多影響。

作為學界名流,祝世祿交結甚廣,他不但與姚旅、方于魯、周之士、何震等當代文化名流來往殷勤,且與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一直保持密切的關系,在其《環碧齋詩集》中,便有“贈利瑪竇”一詩存世。

但祝世祿實現的最大社會價值卻是他對文化學術交流的推動,在休寧擔任縣令期間,祝世祿從事了大量的文化藝術活動,創辦了“還古書院”,定期舉辦“新安講學大會”,力推王陽明的心學,在休寧等地掀起了較大的文化熱潮。

(祝世祿書法)

(4)     祝炎

祝炎(1903-1928)暖水人。1910年7歲時入私塾,后考入德興縣高等小學。1923年考入芝陽師范。1925年6月經方志敏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,系德興首位中國共產黨員,中共德興支部第一任書記,弋橫暴動領導人之一。土地革命戰爭時期,不幸在戰斗中壯烈犧牲,時年25歲。

上述歷史人物只為暖水有史可考的幾位代表性歷史人物。在暖水漫長的歷史發展中,人才濟濟,名流賢達不知凡幾,如明代兵科給事中祝瀾、河南參政祝徑,富粥知州、經學家祝文彬……等。受篇幅和考證限制,本篇便不一一枚舉。

與暖水極富淵源的重要歷史人物

朱熹

眾所周知,朱熹是宋代著名著名的理學家、思想家、哲學家、教育家、詩人,儒學集大成者,世尊稱為朱子。然而,朱熹曾經與暖水祝氏有過一段淵源卻是一件鮮為人知的事了。

朱熹,婺源人,其母祝五娘為徽州著名商人祝確的女兒。《暖川祝氏族譜》有載,祝確祖籍暖水,為祝約之后裔,后遷歙縣,'世以貨力順善聞于州鄉,其邸肆生業幾有郡城之半,因號'半州祝家。'后因方臘之亂,祝確產業業被焚,家道中落,為避更多禍害,舉家回遷懷玉山暖水附近,隱遁于山野之間。

宋乾道四年(公元1169年),遵囑母命,朱熹返懷玉山尋母系血脈。此時,祝確已經去世,惟有嫡孫祝康國繼承香火。朱熹到達懷玉山祝確隱居地尋到祝康國后,欣喜異常,力邀康國率二子同赴建陽,以慰他母親想念之情。然而,為了不牽連表兄,祝康國毅然拒絕了朱熹的盛情。但為饗遠來的表兄,在朱熹逗留期間,盡管祝康國其時已經隱藏祝半州的顯赫身世,但他的姓氏從來未曾改變,仍以祝氏后裔之名,攜朱熹往暖水村拜謁先祖。

據史載,就在祝康國這次來暖水拜謁祖先時,朱熹不但以外甥的身份正式入了暖水祝氏宗祠,而且,他還先后數次來到暖水城外的安堂書院,為在那里求學的學子們講述了他自己創立的理學。只是,由于祝康國的家庭原因,朱熹只能以一位游學者的身份做了幾次客串。幸運的是,祝康國雖然自己不同意離開暖水,但將兒子祝穆交給了朱熹,在他的調教下,祝穆終于成了祝氏家族一位極有建樹的學者,而其《方輿勝覽》著述,更是為后來的中國地理方輿學起到了突出作用。

乾道五年,朱熹的母親祝五娘去世,朱熹守孝寒泉六年,再未進入暖水。

祝枝山

祝枝山即祝允明,祝允明(1460-1526),字希哲,因右手有枝生手指,故自號枝山。世稱'祝京兆',長洲(今江蘇吳縣)人,與唐伯虎、文征明、徐楨卿并稱“吳中四才子”以書法聞名于世。

除書法外,祝枝山亦文采斐然,熟讀經史,涉獵眾多,耗費了大量時間苦研各類著述,對史、志、經、傳的研究均有很高造詣,從其書法代表作品中相當一大部分都為譜序、墓志銘便可窺一斑,而且,祝枝山樂于參與方志與譜牒的纂修工作,其直接參與并有史可考的就有《鎮江地方志》、《姑蘇志》、以及《太倉甘氏族譜》等。明代,江蘇與贛鄱通航,大量江浙商人文士通過水路常赴饒州一帶行商或游學。祝枝山,屢試不第的祝枝山,便經常搭乘商船來到書院文化昌盛的饒州,足跡遍布鵝湖書院、疊山書院、信州書院。弘治十三年(1500年)正月,祝枝山再度赴新安(今婺源),為好友羅惟善序其重刻十二世祖的《鄂州小集》。期間,由羅維善作陪,專程到暖水朝謁宗祠,翻閱了《暖川祝氏族譜》宗譜,并對譜牒淵源部分作了部分校補糾誤。之后,在族人陪同下,祝枝山去了游覽了安堂書院。然此時書院已由興轉衰,文風與往日大相徑庭,祝枝山大為傷感,但念及自身滿腹才華卻也不得功名,祝枝山也只能是徒留喟嘆而無力回天。

往事隨風而逝,但一座暖水城締結起來的文明卻牢牢地遺留了下來,伴隨這種文明一道遺留下來的,還有暖水先賢們用信仰和才識凝結起來的高貴氣質,而且,我們有理由相信,這種氣質必定會為每一位今天的暖水人繼承,直到永遠!


  •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新聞熱線:0793-7588269
  • 廣告熱線:15270541029 林總
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